當前所在簡體中文版       繁體中文版      English   

佛學研究

佛學論文

網站首頁 > 佛教研究 > 佛學論文
現觀|若離執著,何憂何怖——淺析修行之魔業
來源:釋圓助 日期:2018-12-23 瀏覽量:201


       三有輪回皆從愛執生,若離於愛,何憂何怖!從流轉輪回的十二緣起支來看,無明和愛、取是流轉輪回的根本因,要脫離輪回必須斷無明和愛取,要斷除無明和愛取就要聞思修行般若空性法門,以此斷除輪回的根本。而凡夫眾生正由於沒有脫離愛執,所以在修行的過程中難免會出現一些障礙,怎麽認識它,應如何對待這些障礙,又怎樣從中解脫呢?

       01、認識魔業之本體
       《大智度論》雲:“除諸法實相,餘殘一切法,盡名為魔。問曰何以名魔,答曰:奪慧命,壞道法功德善本,是故名為魔。”《瑜伽師地論》雲:“雲何魔事?謂諸所有能引出離善法欲生;耽著諸欲增上力故,尋還退舍。當知此即是為魔事。”顯宗經典中,四種魔謂:蘊魔、煩惱魔、死魔、天子魔。在密宗當中,四魔指有礙魔、無礙魔、歡喜魔、傲慢魔。 
       《入菩薩行論》雲:“世間諸災害,怖畏及眾苦,悉有我執生,此魔我何用。”瑪吉拉準空行母也說:“有礙無礙魔,喜樂傲慢魔,其根為慢魔。”所以魔業的根本就是我執,而這個我執的施設處“我”其實根本就不存在,隻是一個五蘊的假合。瑪吉拉準空行母曾說:“眾魔為意識,凶魔乃我執,野魔即分別,斷彼稱斷者。”因此可知魔是自心的顯現,是由我執所引發。 
       所有的魔業都是由我執引生,而我執是由非理作意引發。所以行持任何善法都應以三輪體空來攝持,不以三輪體空來攝持的善法——因為帶有實執,因此隻能成為世間波羅蜜多。進而言之,帶有我執和我所執的善,因為雜有名利心的緣故最終也會變成惡。比如一念不正、一念害人之心、一念輕人之心、一念嫉妒之心、一念傲慢之心,都是惡的體現,而惡心的究竟也是一種魔業。
       02、由魔業引生之過患
       《現觀莊嚴論》裏講到:“摧伏魔力等,十四種功德,當知諸過失,有四十六種”。這四十六種過失分別是以智力而分的兩種魔業,以身語意三種染汙法而言的三種,從大乘中退失的七種因和從大乘中散亂的八種因等等。魔業並不是一個真正的魔顯現來給你做阻擾,是因為的虛妄分別心在作祟,除我執分別心外沒有一個真正的魔來傷害。 
       然而很多魔業是很難被認識到的,所以蓮花生大士對空行母益西措嘉傳過一個殊勝教言:“凡是對修行做障礙的,不論影響內心也好,製造外緣也罷,都是魔障。”佛陀也在《楞嚴經》中詳細宣講了五蘊魔,《般舟三昧經》《大品般若經》和《般若八千頌》都講到了魔業的種類,俾令修行者認識並對治它,首先認識就是一個進步,下麵淺析一下《現觀莊嚴論》中講到的46種魔業: 
       一、認清46種魔業 
       1. 由於曆經千辛萬苦才能證悟般若,因而有一種脆弱之心認為我這樣的人難以證悟,所以舍棄般若。
       認為自己不行就生起一種懶惰懈怠之心,其實這是要圓滿善法過程中所要斷除的障礙,而去除這種過失必須要有勇猛心,而與勇猛心相違的就是膽小懦弱。試想:雖然這個般若法門很甚深,但是諸佛菩薩前輩大德他們也是以凡夫身份因修此法門而成就的,他們可以,我為什麽不行?所以要發起勇猛向上的精進之心。 
       2. 認為由於智慧敏銳,才氣十足而容易證悟。
       以上為驕傲自滿,古德有雲:“滿招損,謙受益。”以因果律來衡量這絕對是一大違緣,所謂我慢高山不出德水。傲慢隻會消損自己的福報,以傲慢的心念念緣取正法,是念念在造罪業,由此可知,以此為因,它的果報絕不是成就! 
       3. 以身的染汙法——伸懶腰等繕寫般若等。
       看似很小的一種行為,為什麽也列入魔業?其實萬法源於的心,因為心對法寶有輕視,那以緣起律來衡量的話是在消耗自己的福報。因為諸佛皆從般若生,內心對般若法沒有恭敬又怎能成就?所以身的行為都是由心來支配的,一旦出現這種也是著魔的表現。如《大品般若經》雲:“複次,須菩提,書寫般若波羅蜜經時偃蹇驁慢,當知是菩薩魔事。複次,須菩提,書是經時戲笑亂心,當知是菩薩魔事。複次,須菩提,若書是經時輕笑不敬,當知是菩薩魔事。複次,須菩提,若書是經時心亂不定,當知是菩薩魔事等等。” 
       4. 分別是以心的染汙法貪心來繕寫般若,以語的染汙法嬉鬧等諷誦般若等。 
       緣好的境產生貪執、緣不好的產生嗔恨等心相應不相應法,所以是魔。這是行蘊,語言的染汙法也是對般若沒有恭敬之心。其實這些都是自心上的一種過失,由於愚昧無知不懂緣起規律、不敬重法寶,即是魔業。由此可知遍智果位要從發心開始,原因是心能主宰一起,“心善地道亦賢善,心惡地道亦惡劣。”之所以沒有斷除這些魔業,就是因為沒有無緣的空性見,死死地被我執所束縛著。反之若能以利他為主就是斷除我執的一個殊勝方便。 
       所謂“發心為利他,求正等菩提”,說的是要發心求取遍智,就要以菩提心來攝持,菩提心達至究竟就會成佛,同時也是生於淨土之直接因。 
       5. 從大乘中退失的七種原因
       ① “以相似理由認為我修了這麽長世間沒有得授記而退失。”《般若攝頌》雲:“如人為觀海水往,見樹林山仍遙遠,不見彼等遙遠相,思近大海無懷疑。當知已入妙菩提,聽聞如來此般若,縱未得佛親授記,不久自證佛菩提。”也說到隻要一旦聽受了如來的行境——般若,那就說明與法身大海已經不遙遠了,縱然沒有得到佛陀的親自具體的授記,但是佛陀親口說了不久的將來一定會證得佛菩提的果位。對佛語深信不疑則不會因為修的時間長沒得授記而退失般若。 
       ② 從因大乘道中退失,就如同舍棄樹根而尋求樹枝一樣。舍棄大乘道的根本般若法門,而去尋求枝葉的小乘或世間法。 
       ③ 從大乘果中退失。對一切遍智——佛的智慧、佛的無上悲心不起信心,而對世間的一些智慧感興趣。如同不向主人乞討而向仆人乞討的狗一樣。 
       ④ 從體大乘法中退失,對勝乘不起信心,猶如已得大象而舍棄又尋找象跡一般。在聽聞諸佛菩薩的智慧結晶——般若法後,不去修學,那這與比喻所說的一樣,也是魔業。 
       ⑤ 從所為之本體中退失,從小乘法藏中尋求所為,如同從蹄跡水中尋覓寶珠一樣。 
       ⑥ 從因果之關聯中退失,希望從小乘道中獲得大乘遍智,這就猶如以日月宮的標準來衡量尊勝宮的比喻一樣。 
       ⑦ 從無上特法中退失,認為上下乘相同而不知三身的特法,如果你認為大乘的法身和小乘的法身一樣的話,那這個就像是一個轉輪王和一個小山國家的國王一樣的、認為大乘的報身與小乘的報身一致,猶如百味佳肴與豆泥平等;同理認為化身一樣的話則猶如如意寶珠與假寶平等一樣。
       6. 從大乘中散亂的八因
       ① 趨入般若的緣
       a. 弘揚般若法門的過程當中,經常不能如願以償。對繁多欲妙境加以分別。 
       ② 一些相似的般若的過失
       b. 將單單的繕寫文字法行耽著為般若。
       c. 將單單無實的所詮耽著為般若。
       d. 將單單的能詮文字經函耽著為般若。
       e. 將無文字耽著為般若。 
       ③ 由般若中散亂的過失
       f. 作意城區等貪嗔之境。
       g. 作意名聞利養。
       h. 從魔所宣說的非道中尋求方便智慧。 
       7. 依於自他其中之一的二十三種講聞違緣
       ① 以聽聞者與傳講者的次第:
       a. 聽聞者對般若的講聞等有強烈欲樂心,傳講者十分懈怠。
       b. 聽聞者在此地,傳講者在他境。
       c. 聽聞者具備知足少欲,傳講者不具備知足少欲。
       d. 聽聞者具足頭陀行功德,傳講者不具足頭陀行功德。
       e. 聽聞者具備善法,傳講者不具有善法。
       f. 聽聞者喜歡布施,傳講者具大吝嗇。
       g. 聽聞者願意供養,傳講者不願接受。
       h. 聽聞者以略說能夠理解,傳講者以廣說而理解。
       i. 聽聞者了知經等妙法,傳講者不了知經等妙法。
       j. 聽聞者有善巧方便,傳講者不善巧方便。
       k. 聽聞者已獲得陀羅尼,傳講者沒有獲得陀羅尼。
       l. 聽聞者想繕寫般若文字,傳講者不想。
       m. 聽聞者遠離貪愛結等五障,傳講者沒有遠離貪愛結等五障。
       n. 聽聞者想獨自遠離惡趣,傳講者想結緣者都遠離惡趣。
       o. 聽聞者喜樂獨自趨往善趣,傳講者喜樂結緣者都趨往善趣。 
       以上都是傳法和聽法之間,弟子和上師發現許多不符合實際的事情,然後互相離開、斷傳承,這全屬魔障。魔並不是一個外相的恐怖的形象,留於輪回,障礙解脫,能給身心帶來危害、損惱的就是魔。 
       ② 與傳講者、聽聞者相聯而意樂不一
       a. 傳講者喜歡自己獨處,聽聞者喜歡眷屬大眾。
       b. 傳講者不給隨行的機會,聽聞者卻想跟隨。
       c. 傳講者希求少量財物,聽聞者不想供養。
       這23種依靠講聞所產生的違緣是由傳講者和聽聞者兩個之間的距離很大所導致的,如果上師的智慧、悲心、菩提心、善巧方便等等的功德非常超勝的話,作為弟子,也應該想辦法跟上上師的腳步!如果傳講者不具有善法,也應該觀清淨心,這對是最有利的。所謂萬法唯心造,心生則種種法生,心滅則種種法滅。若在接受甚深法的過程中斷傳承,看上師的過失,或因生不起信心而離開,這就是魔王波旬最高興的事。所以在佛法當中,傳法者、佛法和聽受者之間有著甚深的緣起,不能破壞緣起,而應以最大的恭敬心、歡喜心、感恩心、精進心來諦聽。實在說執著就是修學般若最大的障礙。
所以首先要有空性的認知,通過聽聞般若法鞏固自己的認知,對萬法為空再再思維引生定解,然後在生活中真實行持。覺悟了魔所作的事業,還能完全遠離,這就是佛所攝持。 
       8. 由住處不一致而導致的四種違緣
       ① 傳講者不畏生命想去有危險的地方傳法,聽聞者不去有生命危險的地方。
       ② 傳講者想去發生饑荒的地方傳法,聽聞者不去發生饑荒的地方。
       ③ 傳講者去往盜匪等擾亂的地方,聽聞者不去盜匪等擾亂的地方。
       ④ 傳講者為化緣而去看望在家人,聽聞者不去看望在家人。 
       以上述的外緣而導致心不悅意,由此徹底中斷聞思般若,也會成為講聞般若的違緣。如果隻是心理上的一些問題的話,那不算真正的魔業。 
       9. 特別所斷的三種過失
       ① 憑借魔所宣說之經一類不該學修的非處邪教,用偽造的詞句在大乘教(與修行人之間)進行挑撥離間。
修行時不能與正法脫離,要讓法融入於心,那這樣的話任何外道的教派和觀點都影響不了! 
       ② 將不是所修的般若、不淨觀之類有緣的相似修行立為究竟的修行。 
       ③ 對於魔化為佛陀一類的幻現、不該起信的非處邪師生起歡喜。 
       另外佛陀在《大集大虛空藏菩薩所問經》雲:“何謂魔業?謂愛樂小乘是為魔業,不護菩提心是為魔業,於諸有情簡別行施是為魔業,樂求生處而持禁戒是為魔業,為求色相而修忍辱是為魔業,作世間事相應精進是為魔業,於禪味著是為魔業,以慧厭離於下劣法是為魔業,在於生死而有疲倦是為魔業,作諸善根而不回向是為魔業,厭離煩惱是為魔業,覆藏己過是為魔業,憎嫉菩薩是為魔業,誹謗正法是為魔業,背恩不報是為魔業,不求諸度是為魔業,不敬正法是為魔業,慳惜於法是為魔業,希利說法是為魔業,離於方便成就有情是為魔業,舍四攝法是為魔業,毀破禁戒是為魔業,輕持戒者是為魔業,順聲聞行是為魔業,順緣覺乘是為魔業,要求無為是為魔業,厭離有為是為魔業,心懷疑惑不利有情是為魔業,所聞好疑不善通達如理作意是為魔業,好懷諂誑假示哀湣是為魔業,粗獷惡罵是為魔業,於罪不厭是為魔業,染著自法是為魔業,少聞便足是為魔業,不求正法是為魔業,樂求非法是為魔業, 於障蓋纏不樂對治是為魔業,不淨心口是為魔業,忍沙門垢是為魔業。”
       《楞嚴經》中廣說了五陰魔,有五十種,是基於五蘊是我的基礎上而產生的魔業,在《大品般若經》《小品般若經》分別都涉及到魔事品。因篇幅有限未能引用。 
但是要了知魔業必須深入經論,才能知道哪些是魔、哪些是修法,在了知以後,才能正確取舍。 
       二、出現魔業之原因 
       有人可能有這樣的疑問:“為什麽法越來越深或越來越殊勝時,魔眾會越來越猖狂?他認為法深時應該遣除魔眾,不應該魔眾增上。”《般若攝頌》雲:“有人已得無價寶,稀有恒時害亦多。如是如來勝般若,法寶難得害亦多。”有人已經得到了無價之寶,因為它是稀世珍寶所以稀有罕見,在得到持有的時間裏,恒時會遭受有貪婪之心的怨敵等危害的情況也很多。因為百千萬劫難遭遇的甚深般若波羅蜜多,在所有法中是至高無上的珍寶,所以福德不圓滿的人就會遭受種種邪魔外道的損害,或被洗劫一空、不能領受。
       03、違緣損害與否之因
       其實,違緣就是在追求遍智的過程中所要規避的歧途,規避這個歧途可以讓生起道智的方便——這是勝義菩提心之因,也是成佛的方便。而是否能規避違緣的關鍵是什麽?就在於是否對般若法門有深入的領悟、了解,是否對眾生生起了真實的大悲心,未具備這些,則經常會遭受惡魔的損害。 
       1. 出現違緣之對境
       有菩薩著魔,有菩薩不著魔。這是什麽原因呢?具足精進與具有般若慧的菩薩,魔王沒辦法幹擾,而一點精進和一點智慧的菩薩,魔王會經常幹擾。一點也不精進的菩薩魔王沒必要幹擾。《般若攝頌》雲:“新入乘之淺慧者,未得稀有此珍寶,為造違緣惡魔喜。” 
       也就是說,初學者因為從未通達這麽甚深的般若的甚深義。魔王經常有機會來製造違緣! 
       2. 由違緣中受到保護
       ① 內攝持
       麥彭仁波切在《白蓮花之瓔珞》中說到對治魔業的方法有:“作為內緣的,是證悟平等空性的智慧,不舍眾生的大悲,誓言穩固;”關於證悟空性,經中也說:“乃至殊勝二資未圓滿之前,期間也不會證悟空性。”所以要在生活中通過踐行菩提心來積累福德資糧,而菩提心的所緣對境即是眾生。《華嚴經•普賢行願品》雲:“若無眾生,一切菩薩終不能成無上正覺。”所以一定要在生活中緣每一位眾生踐行菩提心,曆事練心,培植自己的福報。 
       ② 外攝持
       作為外緣的,是對佛陀之加持具備信心。這些能治,就是諸違緣魔業的降伏者。總之既要有空性智慧還要有大悲心,以及誓言堅定,以信心祈禱上師和佛菩薩加持! 
另外在噶當派的竅訣中也講過隻要祈禱上師,保持對上師的信心,八萬四千魔眾便無計可施。 
       ③ 歸攝
       歸根結底,這些方法都是在斷除我執。從萬法唯心的角度而言,心若滅時法亦滅。所以在遇到違緣時,堅定地祈禱佛菩薩加持是非常有必要的,因為心不執著也就不會起煩惱,不起煩惱就是佛所攝持。依此很快會圓滿資糧,速達最妙佛果。 
       此外,還需了知修行就是在和魔一步一步地做鬥爭,就是在改掉無始以來積久的惡習,否則任憑我執我慢增上的話,就是在和魔相應,所以斷除我執方能開顯本性。這以後一切都會顯現為修行的助緣。那時又會有什麽畏懼和怖畏?
       04、引用案例說明
       修行過程中若運用以上的方法絕對可以遣除違緣,魔眾便會無機可施。 
       1. 案例分析
       悟達國師,原本持戒精嚴,德行顯赫,後來當朝皇帝供養他一個沉香法座。這時由於生起了高慢心、名利心,結果膝蓋上忽然生出一個人麵瘡。人麵瘡有眉眼口齒,每次喂食時他都開口啖食,與人無別。國師看了很多名醫都束手無策,後來是聖僧賜予三昧水洗濯,人麵瘡就說出了他們前世的恩怨,前世自己是晁錯,國師是袁盎。由於被袁盎殺害,所以在多世中一 直跟隨伺機報複,但因國師十世是高僧,並且持戒精嚴,但因後來起了一念名利心便被冤家有機可乘,後來經過高僧開示才化解了怨仇。 
       黃念祖老居士在《穀響集》講了一位女居士的公案,黃老在廣化寺講《阿彌陀佛宗要》時講到念佛沒得一心時,不可急躁求見佛。因為這急躁的心會給冤家提供方便,他們會伺機報複擾亂修行人的修持。一位女居士說您講的就是我的病,我念觀音菩薩就想見觀音菩薩,自從見了菩薩後,各種亂相就出現了。睜眼閉眼白天晚上都能看到,有時候是善相,有時候是惡相。滿屋子裏坐滿人全是惡相。結果晚上睡不著覺,白天休息不好。搞得神經兮兮的。黃老給她講,你不必修法去壓製,還給他講一個古德的話對於魔眾幹擾你不看,不聽,不見,不去管它,魔障自會消除,所謂見怪不怪,其怪自敗就是這個道理。後來這個女居士依這個方法就消除了魔障。由此可知“不聞不睹”也是驅魔妙方。 
       2. 攝義
       綜上所述,遣除違緣需以無二慧來對治。修有所成,是每一個修行人的目標。那麽必須要從眾多顯密經論中汲取般若空慧,斷除我執,超凡入聖!如此一來在你的境界裏哪裏還有憂愁、怖畏?哪裏還有魔?一切人一切事都共同轉成成就的善妙因緣!
       05、總攝
       認識魔業,以般若慧對治之,如此就能離遍智佛果越來越近! 
       幹涸心田不長靈感草,拙劣漏作疏漏誠懺悔,願眾皆離煩惱束縛愛,獲得三身誠祈師加持!
上一篇:因明|探秘因明——對比陳那、法稱… 下一篇:戒律|幸福的密碼
Copyright © 2013-2015 www.43fum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世界青年佛學研究會有限 版權所有
友情鏈接:世界青年佛學研究會微博   國際佛學網   智悲德育網   香港教育學院
索達吉堪布新浪博客   索達吉堪布騰訊微博   索達吉藏文化博客
本站轉載的文章,如果侵犯到您的版權,請郵件到[email protected]告知,立即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