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所在簡體中文版       繁體中文版      English   

佛學研究

佛學論文

網站首頁 > 佛教研究 > 佛學論文
因明|探秘因明——對比陳那、法稱論師之“因三相”
來源:釋圓如 日期:2018-12-23 瀏覽量:209

       01、因三相的來源

       “因三相”最早來源於陳那論師的新因明體係,它是關於陳那論師三支作法當中因支規則的基本要求。說到因三相,就不得不提及“九句因”和“同品、異品”的概念。二者當中“九句因”又發展於“同品、異品”的概念。 
       “同品、異品”的概念不光是現在的新因明“三支作法”當中有,早在古因明的“五支作法”當中就有了。何為五支作法?五支指的是“宗、因、喻、結、合”五支,新因明三支指的是“宗、因、喻”三支,三支作法相對於五支作法是有很大發展的,它也是新因明的重要標誌,二者的具體比對,此處恐繁不述。從它們的組成可以看出,他們都有“喻”這一支,有“喻”支就自然有“同品喻”和“異品喻”,所以“同品、異品”的概念自古因明已有之,且沿用至今。 
       “同品、異品”的概念有所認識之後,再來看由其衍生的“九句因”的概念,何為九句因?其實就是同品異品各自三種情況“有、非有、有非有”的組合。完整組合起來一共九種:同品有,異品有、非有、有非有的三種;同品非有,異品有、非有、有非有的三種;同品有非有,異品有、非有、有非有的三種,合起來一共九種,這九種因即稱作“九句因”。 
       對“九句因”分別進行觀察可以發現,第二句“同品有、異品非有”和第八句“同品有非有、異品非有”是兩句正因,符合這兩種情況的因對立宗具有可靠的論證性,於是對這兩句正因進行歸納,得出一個規律就是“同品定有性;異品遍無性”。這就是陳那論師“因三相”規則後兩相的來源和具體描述。此外,加上“因”支要涵蓋“宗上有法”即是“遍是宗法性”,組合起來就是完整的陳那論師“因三相”的描述了。 
       後法稱論師對陳那論師“因三相”有所發展,但整體上還是屬於新因明的體係,具體的區別下文有分析。
       02、陳那論師因三相特征
       在以上關於“因三相”來源的分析過程中,還有另外一個問題是特別值得注意的,就是“同品、異品”需要“除宗有法”的這一內涵,在上麵沒有具體提及,但是非常重要,可以說它是陳那論師“因三相”的特征所在,也是法稱論師要發展陳那論師因明相關內容的一個重要原因。 
       什麽是“除宗有法”?簡單來講:就是在提及“同品、異品”概念時,要排除“宗上有法”。打比方“聲音無常,所作性故;凡是所作必是無常,如瓶;凡見彼常,必非所作,如虛空。”這一陳那三支論式中,“同品”指的是除開宗上有法“聲”之外具有無常特性的其他對象,“異品”指具有常這一性質的對象中,也要排除宗上有法“聲”在外。 
       為什麽會有這麽一個規定呢,它也跟“九句因”有密切的關係,上麵提到,九句因是陳那論師“因三相”後兩相的來源處,可見“九句因”安立之重要性,那麽“九句因”的第五句“同品非有,異品非有”要安立,它又必然建立在“除宗有法”這一基礎之上,否則“同品非有、異品非有”因就無安身之處了,這可以說是第一方麵的原因;第二方麵,如果沒有“除宗有法”這一規定,那陳那論師“喻”支的論證作用就幾乎完全喪失了:以“聲”的無常論證“聲”無常,顯然有循環論證的過失;與之對應的,異品如果不“除宗有法”,那就自然給了敵論方辯論可乘的漏洞,譬如吠陀派就認為聲為常有,除此之外,也說不出別的所作且常有的例證,不“除宗有法”剛好合了敵論者的心意了,對自方立宗不利。所以“除宗有法”不光利益自宗,也某種程度上避免了敵論者的詭辯。 
       有了以上的分析,再理解其“遍是宗法性,同品定有,異品遍無”規則就不難了。
       03、法稱論師因三相特征
       法稱論師“因三相”是從陳那論師發展而來,為什麽要作調整呢?調整後的利弊何在?從這樣的角度出發,有利於更加貼切地理解法稱論師“因三相”的內涵。 
       上文中提到陳那論師“除宗有法”的內涵,是法稱論師發展“因三相”理論的主要原因所在,“除宗有法”不是很合理嗎,依上文的分析,看到“除宗有法”不光出生名門之“九句因”,同時在實際應用中有諸多利益呀? 
       下麵舉一個例子,大家就會對法稱論師的發展觀念有所了解,如“水銀是固體,金屬之故”,在陳那論師關於“除宗有法”的內涵前提之下,它符合陳那論師“因三相”規則。
       第一相遍是宗法性:金屬周遍於水銀,金屬範圍顯然大於水銀範圍;符合!
       第二相同品定有:金屬當中除開水銀,有很多都是固體的,比如銅等;符合!
       第三相異品遍無:不是固體的物質除開水銀,沒有一個是金屬;也符合!
       可是卻不能證成“水銀是固體”宗的安立。法稱論師針對這一現象,認為這樣的“同品喻、異品喻”是一個除外命題,不是全稱命題,不具備對“宗”的周遍證成性,於是提出了一些發展理念。 
       首先,他取消“九句因”中第五句因的安立,也就是“同品異品”不需要“除宗有法”。目的就是讓“喻”支具備周遍的論證性,使“喻”支不再是一個除外命題,而是一個全稱命題,這樣一來,論證形式和亞氏三段論演繹邏輯的推理形式就十分相似了。這裏不防舉一法稱論師三支作法與亞氏三段論對比實例,以方便大家理解法稱論師發展因明的思路: 
       【三支作法】聲音是無常的(宗), 因為是人工造作出來的(因),凡人工造作的都是無常的(猶如瓶等)(喻)。 
       這裏舉出的是《量理寶藏論》關於“宗因喻”排序的論式,法稱論師是主張“喻因宗”順序排序的的,彼此相反,形式上區別不大,故舉此例。 
       【三段論】凡人工造作的都是無常的(大前提),聲音是人工造作出來的(小前提),所以聲音是無常的(結論)。 
       在法稱論師的三支作法當中,喻支中喻依可有可無,不是必要成分。同時,同品喻和異品喻可以互相推導,彼此等同,且異品喻可以單獨和宗因二支組成完整論式,當然與之對應的“因三相”規則也有調整:“因於宗上有法存在,同品周遍,異品周遍”。結合三段論來分析法稱論師的三支作法基本上可以說:“喻”支相當於三段論的大前提,“因”支相當於小前提,而“宗”支就相當於結論了,可以說法稱論師集中地對“喻”支有較大調整,使之成為一個全稱命題,對應的“因三相”之後兩相“同品、異品”的規則自然區別較大,此外在應用當中,法稱論師對“因”支還有重要發展,後文會有分析,這裏主要分析“因三相”規則。
       04、對比二位理自在的因三相
       以上分別地介紹了二位理自在關於“因三相”規則的安立,下麵將在形式、內涵、應用等多個層麵上去分析比較一下二者的區別,這種比較能較大程度上幫助正確理解他們的因明理論內涵,對於學習無論是以法稱論師因明為主的藏地因明,還是以陳那論師因明為主的漢地因明,應該都有很好的啟發作用。 
       1. 形式上的比較
       比較二者的形式,其實就是二位理自在關於外在形式“三支作法”上的安立。關於各自三支論式的描述上麵都有提及,這裏就隻舉例列出,讀者可以直觀比較。 
       陳那論師三支作法的大概特征為:三支完整,喻支同品、異品必須同時列出。
       例:聲音無常,所作性故;凡所作,必無常,如瓶等;凡是常,必非所作,如虛空等。
       法稱論師三支作法的大概特征為:同品喻或異品喻可以單獨和宗因二支組合形成論式,且喻依可以不要。
       例1:聲音無常,所作性故;凡所作必無常(如瓶等)。 
       例2:聲音無常,所作性故;凡常皆非所作(如虛空等)。 
       2. 內涵上的比較
       既然二位理自在對形式上的“三支作法”有如是不同的安立,那麽相信其中一定各有道理,也就是有其運用“三支作法”的內涵,這其中,“因三相”規則就是一大主體。說得更加明確一點,就是對三支中確保“因”支的可靠論證性各有規則。 
       首先來看看陳那論師,有學者稱陳那論師的因明是帶有歸納性質的演繹邏輯推理形式,本人基本上認同,所謂“歸納推理”簡單來講,即是由特殊到一般的推理,而“演繹推理”就是由一般到特殊的推理。為什麽這麽說呢?從上麵的陳那論師三支論式中可以看出,“喻”支需要滿足“同品定有,異品遍無”的要求,且“喻依”不可缺少,這就是在通過“喻”支推導“因”的普遍性論證性,這是一個歸納的過程,繼而在“遍是宗法性”基礎上運用演繹推理,將“因”運用於“宗”的論證上從而證成立宗。 
       既然因的可靠性是通過歸納推理而來,那歸納推理的過程必然需要十分嚴謹。所以陳那論師要求“同品定有”、“異品遍無”二相需要同時具備以防止因的濫用。一些情況當中,因具備“同品定有”卻不符合“異品遍無”的特性,比如:“鯨魚是魚,水中生活之故”。分析一下可以看到,同品中是魚類的確實很多都是在水中生活,相反異品中不是魚類就一定不是在水中生活顯然違反常識,鯨魚就不是魚類是哺乳動物,卻生活於水中。所以陳那論師的歸納推理這一環節在“同品定有、異品遍無”的規則之下,非常可靠地證成了“因”的普遍論證性。 
       總體來看,陳那論師在三支作法當中,確保“因”支的可靠論證性是通過歸納推理這個環節主要實現的,當然因明理論體係當中,還有關於“過”的理論對“因”的正確應用加以保護,但不是本文重點此不贅述。 
       再來看看法稱論師,有學者說法稱論師的因明是演繹邏輯的推理形式,本人也基本認同。為什麽相比法稱論師少了歸納推理環節呢?這個步驟看起來是不可以或缺的呀?否則怎麽確定因的普遍論證性和可靠性呢? 
       法稱論師是這麽來解決這一疑惑的:其一,他對“因三相”第二相的安立是“同品遍有”而不是“同品定有”,應用數理邏輯來看就會發現,“同品遍有”是等同於“異品遍無”的。所以就有了“喻”支中同品喻、異品喻均可以單獨和宗因二支組成論式這一規則,而不需要同品喻、異品喻同時具足。 既然無需歸納推理的環節,那喻依的舉例任務自然也就無關痛癢可以不要了。其二,就是法稱論師對因提出了“自性因、果性因、不可得因”的概念,確保了因的普遍性和可靠性,代替了陳那論師的歸納推理過程。至於法稱論師為什麽要作這樣的改革,上文當中也有提及,和“除宗有法”導致“因”論證不周遍有關。 
       3. 應用上的比較
       二位理自在都是曆史上因明辯論的佼佼者,他們理論上的不同自然會導致二者在運用當中有所差別,接下來來看看他們的因明理論在實戰當中各自的特色。 
       首先來看看陳那論師因明,雖然他的“除宗有法”理論導致了“因”在個別情況下,有論證不周遍的情況存在,也就是滿足了“因三相”規則而無法證成立宗的情況存在。但畢竟隻是個別情況,且通過因明中“過”的理論可以完全避免。比如上文舉例“水銀是固體,金屬之故”,這個論式通過立宗“現量相違”這一“宗”過理論就可以完全避免。所以說,論證不周遍雖然是一個遺憾,然而對於應用,卻沒有實際的障礙。 
       同時,陳那論師關於“因三相”安立有其特色:首先,同品、異品要俱全的要求,使得論證過程很直觀,且對敵論方說服力很強,對方舉不出反例,就代表著論證的有效性。 
       “同品定有,異品遍無”這一歸納推理的存在,使得在實際的辯論過程中,它並不單獨要求“因”要符合“自性因、果性因、不可得因”,隻要符合當下“同品定有、異品遍無”就可以使用此“因”,使得“因”的運用更加廣泛和及時,在實際辯論過程中十分具有靈活性和創造性。 
       接著再來看看法稱論師因明,他的“因三相”理論與“亞氏三段論”的論證形式有相似之處,這樣的改革也體現出一些特色:“同品喻、異品喻可單獨與宗因組成論式,喻依可以不要”決定了在辯論過程當中,三支論式簡潔明快;另一方麵,“同品遍”“異品遍”或者“自性因、果性因和不可得因”的要求都為“因”的周遍論證性提供了極其可靠的保障,相對於陳那論師在形式上對真因作具體規則,法稱論師對於真因內涵上的要求更加明確了。
       結語
       了解陳那論師、法稱論師關於“因三相”的安立,有利於順利趨入集合了二位理自在因明精華和竅訣的《量理寶藏論》,這也是本文的初衷。
上一篇:現觀|轉凡成聖的修行藍圖 下一篇:現觀|若離執著,何憂何怖——淺析…
Copyright © 2013-2015 www.43fum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世界青年佛學研究會有限 版權所有
友情鏈接:世界青年佛學研究會微博   國際佛學網   智悲德育網   香港教育學院
索達吉堪布新浪博客   索達吉堪布騰訊微博   索達吉藏文化博客
本站轉載的文章,如果侵犯到您的版權,請郵件到[email protected]告知,立即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