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简体中文版       繁體中文版      english   

研讨会

参会感言

网站首页 > 研讨会 > 第八届研讨会
有你在,再冰冷的心也会次第花开
来源: 日期:2018-10-06 浏览量:305

“朝花夕拾杯中酒,寂寞的人在风雨后……”一首醉人小曲,勾起思绪万千。万丈穹庐下,聊以微薄笔墨,回溯四年踪迹四年心。

初相遇,那小孩刚满4岁,本想在她5岁时去见见她,听说她从雪域高原下来,浑身上下都透着冰雪的纯净和神圣,又听说她的智慧像绵延的雪山挺拔地穿过云层,如同日月的光辉可以照耀世界。于是,每一年,都有很多人乘着理想的羽翼,为追求慈悲和真理,与她欢聚在一起。

很幸运地,她牵住了我的手,一晃就是四个春秋,我成了陪伴她成长的那个人。今年,她八岁了。我不知道自己何时化为尘土,趁着现在,把这段故事,说给大家听。

对了,她叫世青会,我的名字是义工。

我经常开玩笑说:“一年中,也就只有这段日子才叫活着。”你会看到,来自五湖四海的义工,放下他们在世间的身份地位,没日没夜地投入到大会筹备工作中。

今年,由于一些原因,堪布没有来到现场,对于我来说,好像并没有什么不同。从最开始的激动不已,到现在的不起波澜,正好应验了那句话:“学佛三天,佛在眼前;学佛三年,佛在西天。”

所以,当通过世青会找到了真理之门的时候,一定要推开它往前走,不断地以闻思修来丰富自己,去反复验证它是否是最究竟的,不要被大门的光芒冲昏了头脑,或人云亦云,而应该用智慧一遍遍地推敲,当确定了它是无懈可击的,它就是海平面上的灯塔,可以指引回家,那么还有什么理由再和真理失之交臂呢?

要说这颗石头心,唯一幸运的就是缝隙中早就撒下了花种,当一切因缘具足时,石头就开花了。

我有一个好朋友,别人都说他默默无闻,闷头做事,可我不这么认为,他是一个冷幽默的家伙。当很严肃地讨论问题时,他会冷不丁地说一句话,随后空气凝聚三秒钟,接下来的半个小时里,大家都会笑得肚子抽筋。

世青会的五岁、六岁,他一年不落地过来发心,第七年,他不来了。

别人和我说,他到极乐世界去了。这是最后一个冷幽默吗?前两个星期还在通电话,他说是小病,过几天就可以出院。

我不由得哭得稀里哗啦。

第五届,一起在皮卡车里,晃荡于清迈四十多度的高温下,为参会者寻找酒店;第六届,他说如果今天提前收工,咱们就去买些大米,家里小孩爱吃泰国香米。可是那天,开会开到凌晨两三点,所有超市都关门了。

人群中来来往往,总以为下次再见不会太远,谁又知道,下次是否还能再见?

从那以后,无论发心时和师兄们发生多少不愉快,我都会默默告诉自己,这也许就是你们今生最后一次相遇了。

当这个世界上只剩下孤独的你,对往昔人事的思念会像潮水一样把你吞噬。这些默默付出的人儿,也许就是石心花开的土壤,他们静静地在那里,不去看太阳的东升西落,不说团队里的是是非非,更不计较个人得失。

因为他们的存在,再冰冷的心也会次第花开。

经常能听到学员们说,世青会伙食不错,早餐在酒店,10点会场有蛋糕饮料,午餐十多样,4点还有下午茶,晚餐绝不重样。四天不但是精神的盛宴,更能享受素食佳肴。

我是一个特别讨厌油烟味的人,前三年这部分就直接外包给了餐饮。我想着这部分是最轻松的,有了前三年的经验,今年定会轻车熟路。

可是没想到,第一批到达清莱的餐饮小组义工,一下机就被扣住了,原因是带了很多咸菜土豆花菜老干妈,且数量惊人。四五个女同志漂洋过海,差点没把她们那个有机村直接带过来。

最后还是有几包土豆被没收了。小组长连连叹息,说这些东西非常重要,很多参会者都只是二十出头的孩子,可能吃不惯泰国的饭菜,带这些东西能让大家尝到家乡的味道。不仅如此,他们还带了中西厨师、面点师。

由于今年的特殊情况,没有厨房,所有场地都是临时搭建的,洗菜的做饭的刷碗的,样样不少。因为额外多出了很多工作,凌晨两点大家就已经开始忙碌,听说宗萨仁波切还专门去的“临时厨房”走了一圈。

还记得茶歇时间,在会场外面的长条桌子吗?这全都是义工一张一张从c5扛到主会场c4的。这些义工大部分是女同志,看到她们白嫩的双手,就知道在家中没做过这么粗重的活儿。来到这里,为了大会每个人都全然忘我,男孩子一人扛一张,女孩子两人挪一个,汗水“滴滴答答”地落下。

我仿佛感受到那穿越身体的力量,在异国他乡一夜间建起一座坛城。

很多次我都会问前辈们,把这些外包给专业,效果不是更好吗,也会轻松一些。可每次得到的,都是否定回答。

今年,我想我找到答案了。商业做的服务,是一分钱一分质量,样样按照合同走,没有多余的一毛服务。而这支“游击队”,是不计任何报酬,带着十二分真心和满满的菩提心去做的,蒸出的包子和小时候外婆家的一模一样。

我以为,在这金钱至上的社会,爱早就没了传承,可这份真情的演绎,又何曾间断过呢?

和泰国人打交道,有段时间我对他们的印象是,做任何事情都慢,只有开车最快.所有事情都说ok,至于记不记得做,做得怎么样,就另当别论了。

四年下来,我要为这片面的想法说声对不起。

如果没有当初,南传长老的慈悲相助,又怎么会有因缘来到这里?如果没有各个单位的配合协助,这四年岂是那么容易就承办下来的?如果没有这群可爱的泰国义工们,会不会像哑巴一样四处碰壁呢?

那一天,参会者们都离开了,还做着零碎的收尾工作。从主会场到餐厅,从嘉宾度假村到义工宾馆,重走一遍的时候,皇太后大学的翻译义工们落泪了。她们告诉我,早晨的闹钟还停留在五点,醒来后感觉还要马上去“上班”,怎么突然就没了事情做。

她们说,自己不是班上最优秀的学生,如果不是因为暑假很多人回家了,这个活动永远也不会轮到她们。她们害怕自己做得不好,给大学丢脸,所以报名的时候也怯怯生生的。

而当真正结束的时候,她们说,参加这次活动,是整个大学生涯最美好的回忆。

他们的工作速度,远远超出了泰国人平时的节奏,今年的这群泰国孩子,也为大会勾勒出了美丽的一笔。

人长大了,话却少了。故事就说到这儿,还有很多妙不可言的秘密,就留到明年再说吧。

行文杂乱,但毕竟是从记忆中抄出来的,愿情感的真挚能弥补文字的不足。

“当我沉默的时候,我觉得充实;我将开口,同时感到空虚。”修行中的你我他,愿少说多做,愿发心清净,愿恒常利他,愿充实常伴左右。



上一篇:“作为一名非佛教徒,我屡次被感动… 已是最后篇
copyright © 2013-2015 www.43fum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世界青年佛学研究会有限 版权所有
友情链接:世界青年佛学研究会微博   国际佛学网   智悲德育网   香港教育学院
索达吉堪布新浪博客   索达吉堪布腾讯微博   索达吉藏文化博客
本站转载的文章,如果侵犯到您的版权,请邮件到[email protected]告知,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