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所在簡體中文版       繁體中文版      English   

佛法與科學

佛法與宇宙

網站首頁 > 佛教與科學 > 佛法與宇宙
刨根問底(2):一切皆歸於心【連載05】
來源:智悲佛網 日期:2016-04-02 瀏覽量:2885


七、物質是心嗎?

量子力學,把“意識”這個怪獸引進了自然科學領域,而且不是“生命科學”這樣還沒有得到廣泛承認的邊緣學科,而是自然科學最基礎最經典的形式和領域:理論物理學!

出於對傳統勢力的尊重,人們謹慎地稱之為“觀測”。一部分人們幻想,可以通過加一個觀測儀器,可以把這個“不速之客”攔在門外。但是馮•諾依曼的“無限後退”,使得這個把水攪渾的努力,宣告破產。觀測儀器本身也是“不確定”的一個波函數,它也需要另外一個“觀測”的出現,才會實現“坍縮”。這樣,真正的“觀測”已經明白無誤地被描述出來了:“當下內觀、自省、不依賴於他的自明自知的特性”。按照佛法的傳統,給它取了一個名字:心識的“自證分”。它明確無誤不容置疑地說明,“心識”或者“意識”不是物質的。“心識”或者“意識”的“觀測”創造了世界和曆史。

如果你接受量子力學的哥本哈根解釋,你就必須接受這一點。

當然,還存在其他力圖把“意識”踢出自然科學領域的嚐試:比如,隱變量;多世界到超弦理論。但是,貝爾不等式引發的一係列EPR模擬實驗,已經有力地證實了隱函數試圖保留的物質客觀實在,是找不到的。

不過,隱函數,倒是無意間透露了一個秘密:雖然獨立於“觀測”之外的客觀實在,是找不到的。但是,“觀測”麵前的世界真相,並不是如哥本哈根派所解釋的那樣,真的是完全隨機性的。其實,存在一個更加深廣、更加隱蔽的奧秘(隱變量),隻是現在還不為人們熟知和了解而已。這就是“隱函數”或者“隱變量”真正的價值和啟發性意義。在本章節的最後,將驚喜地發現,不僅僅是完美的邏輯性又重新呈現,而且從未有過的圓滿優雅莊嚴、遍及一切的最嚴格的“因果律”也從來沒有從這個宇宙中消失過,而且它的深廣遠遠超過原來的想象。

至於多世界理論,依然麵對舊的指責:僅僅為了日常生活中最普通的“看一眼窗外的山”,就要犧牲整個宇宙為代價,並引發出極其累贅的無數平行世界,來安慰對於物質世界的“古典的眷念”。按照一種略有點誤解和揶揄的說法:這是量子力學的“精神分裂版”的解釋。

不僅如此,連它原以為穩固的存身之處,在芝諾“二分悖論”和佛法見血封喉的絕招“離一多因”前,也不複存在。那個從來沒有消失過的粒子,原來連它自身的空間屬性,也沒有了存在的合理基礎。

不僅如此,非常有趣的是,多世界的出發點,是保有物質世界的實在性,把“意識”從自然科學領域徹底驅逐。最後的結論,卻推導出一個永遠不死、無始無終的“意識” ——它在佛法的世界觀中,有另外一個名字“輪回”。當然,多世界的解釋無論怎麽看,都是累贅而且牽強的。佛法不需要它的捧場,它目前也沒有附會佛法的心願。

還有一些人們,傾向於腦科學和認知心理學的傳統觀念:“意識”是物質基礎上的一種複雜的“結構模式”。然而,通過分析,發現,原來“結構”也依賴於一個能夠思考和自我感知的“意識”。所謂“結構模式”,其實從來沒有離開過“意識”。這恰恰得到了和玻爾同樣的困擾:宏觀的萬象,是“意識”的“觀測”所創造的嗎?  如果你不感到震撼,那你一定沒有理解量子力學!

《上帝擲骰子嗎?》中有一段話:

“量子論革命的破壞力是相當驚人的。在概率解釋,不確定性原理和互補原理這三大核心原理中,前兩者摧毀了經典世界的因果性,互補原理和不確定原理又合力搗毀了世界的客觀性和實在性。新的量子圖景展現出一個前所未有的世界,它是如此奇特,難以想象,和人們的日常生活格格不入,甚至違背的理性本身。但是,它卻能夠解釋量子世界一切不可思議的現象。這種主流解釋被稱為量子論的“哥本哈根”解釋,當作是量子論的正統,被寫進各種教科書中。當然,因為它太過奇特,太教常人困惑,近80年來沒有一天它不受到來自各方麵的置疑、指責、攻擊。也有一些別的解釋被紛紛提出,這裏麵包括德布羅意-玻姆的隱函數理論,埃弗萊特的多重宇宙解釋,約翰泰勒的係綜解釋、Ghirardi-Rimini-Weber的“自發定域”(Spontaneous Localization),Griffiths-Omnès-GellMann-Hartle的“脫散曆史態”(Decoherent Histories, or Consistent Histories),等等,等等。的史話以後會逐一地去看看這些理論,但是公平地說,至今沒有一個理論能取代哥本哈根解釋的地位,也沒有人能證明哥本哈根解釋實際上“錯了”(當然,可能有人爭辯說它“不完備”)。隱函數理論曾被認為相當有希望,可惜它的勝利直到今天還仍然停留在口頭上。

哥本哈根解釋的基本內容,全都圍繞著三大核心原理而展開。在前麵已經說到,首先,不確定性原理限製了對微觀事物認識的極限,而這個極限也就是具有物理意義的一切。其次,因為存在著觀測者對於被觀測物的不可避免的擾動,現在主體和客體世界必須被理解成一個不可分割的整體。沒有一個孤立地存在於客觀世界的“事物”(being),事實上一個純粹的客觀世界是沒有的,任何事物都隻有結合一個特定的觀測手段,才談得上具體意義。對象所表現出的形態,很大程度上取決於的觀察方法。對同一個對象來說,這些表現形態可能是互相排斥的,但必須被同時用於這個對象的描述中,也就是互補原理。”

以上的紅字部分,讓再單獨重複一遍:“因為存在著觀測者對於被觀測物的不可避免的擾動,現在主體和客體世界必須被理解成一個不可分割的整體。”

主體和客體,必須被理解為一個不可分割的整體。這句話意味著什麽?!——真相,已經在量子力學的科學家眼皮底下了!但是,因為太出乎人們的常識,所以物理學家和曹天元都沒有說出那個已經在嘴邊的事實!而正是這最後一點舊思維模式的殘留,帶來了“量子力學”的最大的困惑!

現在將揭開這個謎底!

讓把上麵紅字中的“主體和客體世界必須被理解為一個不可分割的整體”中最後幾個字拿走,變成了:“主體和客體世界必須被理解為一個”。為了讓真相更加清晰,把“一個”用紅字標示出來。

現在,謎底已經呼之欲出了。“觀測者”和被觀測的“物質世界”是一個,但是,前麵已經分析過,“觀測者”即“心識”或者“意識”,肯定不是物質的。那麽……

是的!心識沒有創造一個外麵的物質世界!謎底是:物質世界本身,就是心識!

即使力捧“意識”的惠勒,恐怕也沒有想過這個可能性。他一直認為在“意識”觀測之前,物質世界是不存在的,隻是一個虛幻的概率波。在“意識”觀測的當下,物質世界和曆史被“創造”出來了,也就有了所熟悉的二元世界:內在的精神世界,和外在的物質世界。

現在,終於見到,原來在眼皮底下,還有這樣一個最大的可能性——那個曾經被貝克萊和王陽明提出來,看似極其“荒謬”的唯心主義。但是,這一切都不是哲學意義上的,而完全是建立在物理學和自然科學意義上的!

《上帝擲骰子嗎?》中俏皮地提到一個非常智慧的思路,也是一個智者應有的真正公正和開放的心態:

“當遇到棘手的問題時,最好的辦法還是問問咱們的偶像,無所不能的歇洛克•福爾摩斯先生。他是這樣說的:‘我的方法,就建立在這樣一種假設上麵:當你把一切不可能的結論都排除之後,那剩下的,不管多麽離奇,也必然是事實。’(《新探案‧皮膚變白的軍人》)”

讓看看手上都有哪些具有理性基礎的結論:

首先,一切事實都指向“觀測者”這個最重要最核心的環節。

其次,“觀測”必須建立在心識的“自證分”上。心識的“自證的特性”,明確告訴,心識不可能是物質的。

再其次,“觀測者”和物質的二元模式,使量子力學家們很難解答諸如薛定諤的貓,EPR佯繆所暗示的超光速瞬間信息傳遞,延遲觀測,以及曆史是觀測的瞬間突然形成的嗎?等等,諸如此類非常荒誕、匪夷所思、卻又難以忽略的難題。

然而,還有一個最大最基本的可能性,就在最初的出發點那裏,等著。為什麽不一起去看看呢?每一次科學史上的劃時代的偉大發現,不都是回歸到最原始的前提去質疑嗎?

那個可能性是:從來沒有過真正的客觀物質世界。即使在“觀測”而顯現的時候,所謂的物質世界,其實就是“心識”本身,如同“夢”中一樣。

這個可能性,有貝克萊和王陽明作為先驅,已經達到一種共識:“這個假設,不論看上去多麽荒謬,但是邏輯上完全自洽,無法推翻。”

此外,芝諾的二分悖論,和更加精彩的佛法“離一多因”的解析,已經無誤證明了物質不可能真正存在。

那麽,還等什麽,讓用這個可能性,去看一看量子力學所遇到的所有難題。如果能夠迎刃而解,不就是最好的驗證嗎?

在薛定諤的實驗中,事情一目了然了:貓具有感知的緣故,它也有心識。心識的本質,不是完全按照人的習慣進行極度複雜的邏輯思維,那隻是能力的強弱差別而已。心識的本質,在於“內觀、自省、自明自知”。從這一點上來講,所有動物顯然都和人一樣平等是具有心識的。

這樣,貓也是一個當之無愧的“觀測者”。隻要它在觀測,就不會出現“死活疊加狀態”。要麽被毒死!要麽安然無恙!隻有一種可能性。薛定諤貓的詛咒被解除了。

再看EPR中兩個相反方向自旋電子的境遇。玻爾說的沒有錯,隻有當被觀測到的時候,這兩個電子的現象才存在。在沒有被觀測的時候,它們根本不存在。需要補充的是,改動了一兩個字眼:被觀測的時候,這兩個自旋的電子,也不是實有,而是僅僅一個“如夢”般的現象而已。

而超光速信息傳遞的問題,也解決了。根本不需要那麽費力地用“不搭載任何信息和能量”來討好相對論。已經出現的正在自旋的電子,其實也是心識中的一個現象而已。既然如此,當然不存在“信息傳遞”的困難。而真正的“超光速”,就是“相應的現象在心識前直接顯現”。

這就像從中國去加拿大,你可以坐豪華郵輪,但是需要很長時間。也可以做飛機,需要一天一夜。將來火箭進入公交係統了,你還可以坐火箭,隻要幾分鍾。也許,某一天,有了接近光速的飛船,你隻需要0.1秒鍾不到,就可以到達,就像電話中這邊話音剛落,那頭已經幾乎同步聽到一樣的快。

但是,無論怎麽樣快,隻要世界是在心識外的,從中國到加拿大,總是需要一段時間的。而且,如果把這個距離放大到太陽和地球那麽遠,甚至放大到一個銀河係的寬度那麽大,那麽這個時間就非常可觀了,可觀到你用一生也無法走完,也就無法忽略不計了。

但是,現在事情簡單了。就像在夢中,夢見從中國到了加拿大,隻要一個刹那的念頭就可以實現。同樣,夢見從太陽到地球,也隻需要一個刹那的念頭就可以實現。當然,在憋著尿的時候,也完全可能夢見自己花了很長時間,都無法從餐廳走到洗手間。時間都是“心識的幻覺”,相對論由此也得到詼諧版的證明了。空間都是“心識的幻覺”,理論上如何彎曲都是可能的,廣義相對論也可以實現了。真正的“超光速”是心識前直接顯現這個現象,EPR佯謬完全破解了over

至於目前很多物理學家們追星族般追求的“超弦理論”(它被列為“萬有理論”的候選人),它在結合相對論和量子力學方麵,顯然會提供很多啟發。但它畢竟隻是現象學層麵上的研究,根本不可能闡釋實相(世界本質)層麵上的真相。

它的基礎“弦理論”,倒是為離一多因破解“無分微塵”提供了一個非常有力的證明。在弦理論的框架裏,目前人們對微觀世界認識的盡頭,是線段一樣的“弦”。既然如此,它將同樣無法逃避離一多因極其嚴厲苛刻的審查。

關於曆史的質疑,也變得非常簡單了。所謂的曆史,就是“當下”。心識前“如夢幻一般”直接顯現。

當然,思考不僅不會結束,反而如潮湧般展開。必須解答當年貝克萊和王陽明無法解答的“為什麽兩個人可以看見同一朵花”的問題。這需要引進一個新名詞:“共業所感”。但是,這個留待稍後解決。 請相信, 是剛剛聽到這個理論; 而這個理論已經在佛法中討論了  2000多年,所有的質疑都曾經被提出來,並且得到圓滿的解答。

(未完待續)



上一篇:刨根問底(2):一切皆歸於心【連… 下一篇:刨根問底(2):一切皆歸於心【連…
Copyright © 2013-2015 www.43fum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世界青年佛學研究會有限 版權所有
友情鏈接:世界青年佛學研究會微博   國際佛學網   智悲德育網   香港教育學院
索達吉堪布新浪博客   索達吉堪布騰訊微博   索達吉藏文化博客
本站轉載的文章,如果侵犯到您的版權,請郵件到[email protected]告知,立即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