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所在簡體中文版       繁體中文版      English   

世間覺

佛法與成功

網站首頁 > 世間覺 > 佛法與成功
曼德拉:用寬恕埋葬仇恨的世界
來源:蔣驄驍 日期:2015-04-08 瀏覽量:3555


南非當地時間20131252050分,南非前總統納爾遜·曼德拉因病逝世,享年95歲。此消息一傳出,全世界為之哀慟。

從酋長的繼承人,到追求自由的民主鬥士,然後到受盡折磨的階下囚,再到南非第一位黑人總統,曼德拉走過了一段坎坷又輝煌的生命曆程。

如今,曼德拉已經遠去,但他的聲望不會隨之褪色。他的名字已經成為其畢生所追求的自由、公平、和平共處的象征,他的偉大跨越了不同的國家、民族、信仰、製度和文化,是一位影響了全世界的“正義的巨人”。而他更用自己的一生告訴世人,暴力難以帶來改變,寬恕可以促成和解。

酋長之子揭竿而起

仇恨,曾充斥曼德拉的心頭。

因為在他出生的南非,他這樣的黑人備受歧視。在種族隔離製度下,黑人麵臨種種非人待遇,他們經常被隨便搜捕、毆打,甚至遭到槍殺;黑人不能踏足白人的商店、餐館和娛樂場所;不能和白人同坐公共汽車,不能喝酒,不能經商;甚至公園的長凳也被標上“白人專用”;膚色決定了一個南非人的居住地區、所受的教育、從事的工作以及與生老病死相關的種種待遇……

為求得自由,許多黑人在仇恨中選擇了反抗,包括曼德拉。

這位1918年出生的酋長之子表示,“決不願以酋長身份統治一個受壓迫的部族”,而要“以一個戰士的名義投身於民族解放事業”。

1938年,曼德拉進入黑爾堡學院,後又就讀於威特沃特斯蘭德大學,獲法學學士學位。1952年至1956年他在約翰內斯堡當律師。隨後,他走上了追求民族解放的道路。

1944年,26歲的曼德拉加入了南非非洲人國民大會(簡稱“非國大”)1952年,他成功組織並領導了“蔑視不公正法令運動”,贏得了南非全體黑人的尊敬。為此,南非當局曾兩次發出禁令,不準他參加公眾集會。1961年,他領導罷工運動,抗議和抵製白人種族主義者成立的“南非共和國”。

仇恨中的曼德拉,也曾選擇訴諸暴力。他曾被任命為非國大領導的軍事組織“民族之矛”的總司令。在當時的種族隔離製度下,曼德拉和非國大都認為,沒有武裝就很難結束壓迫;因為沒有武裝,非國大曾遭受了慘重的損失,領導人相繼被逮捕、監禁。

盡管非國大對大規模暴力采取了克製態度,但在南非當局看來,曼德拉仍是個危險分子。1962年,曼德拉遭到逮捕,當局指控他煽動工人罷工和未經許可離境。當年10月,法庭判決他入獄5年。

曼德拉的厄運並沒有就此結束。1963109日,曼德拉及其同伴遭受4項破壞和共謀暴力推翻政府的指控。檢方要求判處曼德拉死刑。

這引起了國際關注,包括聯合國在內的多個國際機構呼籲南非方麵釋放曼德拉。1964年,曼德拉被判處終身監禁。

27年牢獄折磨

曼德拉後來回憶,在入獄後的幾周時間裏,“我被完全單獨關押起來,見不到其他犯人的麵孔,聽不見其他犯人的聲音。我每天被關押23小時,上午和下午各有半小時的活動時間,真是度日如年。關押我的囚室沒有自然光,一隻燈泡在頭頂上一天24小時地亮著,我常常把傍晚當成夜半三更。我沒有書看,沒有書寫用品,也沒有人跟我說話。我寧願挨一頓打也不願意被單獨關押了,哪怕是與囚室內的蟲子在一起,我也感到高興,我有時甚至想與一隻蟑螂聊一聊。”

1964年,曼德拉離開比勒陀利亞,被轉移到羅本島。那裏夏季酷熱,冬季嚴寒,囚犯們穿著短衣,在持槍看守的監督下采石,誰要是走出采石場半步,都將會被射殺。

獄室不足4.5平方米,以曼德拉的身高,隻能勉強在牢房裏躺下。作為D級重刑犯,曼德拉還不得不忍受異常苛刻的關押條件:家屬6個月探視一次,每次30分鍾;寫信6個月一次,不準超過500字,所有信件都會遭受嚴密審查;一年吃兩次水果;沒有報紙,沒有廣播,戴著腳鐐,陪伴他的隻有采不完的石頭。

在采石場作業時,看守不允許曼德拉佩戴太陽眼鏡,導致他的眼睛遭受永久性創傷,這也是他日後不能麵對照相機閃光燈的原因。

“要在監獄裏存活下去,你必須要找到在日常生活中感到滿足的辦法。”曼德拉在自傳中回憶,“例如洗衣服,使自己的衣服特別幹淨,打掃走廊,使走廊上沒有一點灰塵。一個人在監獄外幹大事會感到自豪,而在監獄內幹小事同樣會感到滿足。”

20世紀80年代,南非國內暴力局勢升級,內戰一觸即發,經濟發展也趨於停滯。時任英國首相撒切爾夫人一改先前態度,呼籲南非方麵釋放曼德拉,南非政府隨後提出,可以釋放曼德拉,條件是他“無條件地放棄把暴力作為政治武器”。

曼德拉拒絕了政府的提議,他表示:“隻有自由的人才能談判,一個罪犯何談達成協議。”

1988年,曼德拉迎來70歲生日,引發了全球關注。英國廣播還在倫敦溫布利大球場為他舉辦了致敬音樂會。1989年,德克勒克接任南非總統,決定無條件釋放所有非國大在押人員,但是曼德拉除外。

1989年11月,柏林牆被推倒,德克勒克召集內閣成員開會,商議是否合法化非國大並且釋放曼德拉。盡管遭遇反對,但德克勒克當年12月還是與曼德拉會麵,並“友好”對話。

1990年2月,南非政府無條件釋放曼德拉,合法化先前所有遭禁的政黨。至此,曼德拉超過27年的牢獄生涯終於結束。

用寬恕化解仇恨

當你麵對20多年的無故壓迫,受盡非人的折磨,當你通過抗爭最終掌握了權力,你會如何對待昔日的敵人?是用手中的權力報複,還是選擇寬恕?曼德拉選擇了後者。

1990年211日,時年72歲的曼德拉走出監獄,他穿過等候的人群,前往開普敦市政廳並發表講話。在這次曆史性的講話中,他承諾致力於國家和平以及種族和解,非國大的武裝抗爭將“隻作為對抗種族隔離暴力的防禦手段”。

他頂住來自黑人解放陣線內部的強大壓力,堅持與政敵進行馬拉鬆式的多黨談判,以實現南非的民主與和平;不是“把白人趕入大海”,而是呼籲黑人“將武器扔入大海”。

1994年4月,非國大在南非首次不分種族的大選中獲勝,同年5月,76歲的曼德拉成為南非第一位黑人總統。

白人失去了政權,許多人處於恐懼中。在黑人占多數的國家,仇恨裹挾下的報複,往往會是滿地血腥。但曼德拉的胸襟,讓世界震撼。

在隆重的就職儀式上,曼德拉邀請了在羅本島看守他的3名白人獄警出席典禮。其中一個叫格裏高的獄警自曼德拉當選總統之後就生活在恐慌之中,因為他在羅本島的時候曾用鐵鍬打過曼德拉,他是懷著惴惴不安的心情來到就職儀式上的。

曼德拉把3名獄警介紹給世界各國的政要,他說,“今天有很多尊貴的客人,但是最令我感到高興的是,有3位跟我在羅本島共同度過艱苦歲月的獄警作為我的朋友也到場了。我年輕的時候脾氣暴躁,是他們3個幫助我知道如何控製自己的感情。”曼德拉站起身,向這3人致敬。之後,掌聲雷動。

儀式結束的時候,曼德拉又握著這3人的手說:“當我離開囚禁我的牢房,走向通往自由之路時,我突然發現,如果我不把仇恨、痛苦拋在身後,我將會永遠生活在監獄中。”

對曼德拉欽佩的不僅有黑人,還包括許多白人。19902月,曼德拉從監獄釋放,在乘車前往開普敦的路上,看到許多白人舉家站在路旁,等候一睹他的車隊,其中一些人甚至舉起緊握的右拳向他致意,這情景令他吃驚,因為緊握右拳是非國大的敬禮方式。

斯人已去但精神長存

還有一個故事感動了很多南非人。當時,橄欖球在南非一直是白人的運動,也是種族隔離的一個象征。1995年,南非羚羊隊與新西蘭全黑隊在南非爭奪橄欖球世界杯賽的冠軍。曼德拉號召黑人為羚羊隊加油,並且還將羚羊隊的球衣穿到自己身上。

最終,羚羊隊獲得冠軍,曼德拉為隊員們頒獎。

黑人總統把左手放在白人隊長的右肩上,然後握住他的右手說:“非常感謝你為國家作出的貢獻。”白人隊長看著他的眼睛說:“不,總統先生,應該感謝您為國家做出的一切。”

由於在消除南非種族隔離方麵作出巨大貢獻,曼德拉與前總統德克勒克分享了1993年諾貝爾和平獎。

曼德拉的人格和魅力,使他的政治生涯達到巔峰,他在南非的威望如日中天,在世界的聲望也一路飆升。可是,他選擇急流勇退。

1997年12月,曼德拉辭去非國大主席一職,並表示不再參加19996月的總統競選。19996月,他正式去職。“我已演完了我的角色,現在隻求默默無聞地生活。我想回到故鄉的村落,在童年時嬉戲玩耍的山坡上漫步。”曼德拉說。

卸任後,作為一名普通公民,曼德拉大力興辦學校,同時為南非防治艾滋病投入了大量精力。

他積極活躍於國際舞台,成功化解了各種危機。英美和利比亞的洛克比事件,經他調解,解開了死結;布隆迪內戰,在他的斡旋之下,最終成立了聯合政府。此外,在中東、在蘇丹、在東帝汶、在安哥拉、在斯威士蘭……在幾乎每一個發生衝突的地方,都留下了曼德拉匆匆來去的身影。

曼德拉的外交方式是極具個性的,他說:“所有領導人,不論他們在某一問題上立場如何,都應該采取溫和的態度,心平氣和地坐到一起,以緩和局勢,減少暴力。”這正如他當年麵對種族隔離政府時采取的態度。

2009年,第64屆聯合國大會通過決議,每年718(曼德拉的生日)定為“納爾遜·曼德拉國際日”,以表彰他為世界和平與自由作出的貢獻。

人們欽佩曼德拉,因為他的勇敢鬥爭和奉獻精神,更在於他用寬恕化解仇恨的勇氣。他用寬恕避免了內戰,成就了一個新南非的崛起。

(摘自《環球》2013年第14期)





上一篇:亞馬遜總裁在普林斯頓大學畢業典禮… 下一篇:鬆下:將事業變成一種宗教信仰
Copyright © 2013-2015 www.43fum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世界青年佛學研究會有限 版權所有
友情鏈接:世界青年佛學研究會微博   國際佛學網   智悲德育網   香港教育學院
索達吉堪布新浪博客   索達吉堪布騰訊微博   索達吉藏文化博客
本站轉載的文章,如果侵犯到您的版權,請郵件到[email protected]告知,立即刪除